漫導體Comic Conductor-Kenji個人-

關於部落格
與天窗賽跑中...
  • 4935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OV】現在 只想見你(ユーリXデューク)

 ユーリ站在圍牆高處往前看,一望無際的平原如同表面上看起來的平靜。
雖然偶爾還是會有魔物來襲擊,不過在星蝕之前原本就是無結界地帶的デイドン砦,這邊駐紮的士兵們早就很習慣應付,不過遠比星蝕之前魔物來襲的機率明顯是少了很多,看來エアル的混亂跟魔物暴走與否多少有點關聯吧?
自從有了バウル可以四處旅行之後ユーリ偶爾就會約著同伴到處遊蕩,雖然最初是為了追查水道魔核的竊賊而離開了從未離開過的帝都ザーフィアス,不過在長久的旅行中,遇到各式各樣的人,體驗了各種不同的事件,和カロル一起成立公會,甚至經歷了悠關全世界存亡的危機,這恐怕是在離開帝都之前的自己完全想像不到的未來吧?
「比以前平靜多了。」
「嗯嗯~是啊!」下意識的針對這句跟內心想法不謀而合的感想表示肯定,才突然驚覺原本在這邊應該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回過頭去出現在視野中的是一個白色的身影。
「你來了!?還是老樣子神出鬼沒啊……
雖然確實是感受到驚訝,デューク出現的這麼無聲無息,不過適應力極強的ユーリ馬上換上平常的表情。
說起來第一次見到這個人就是在這個地方啊……ユーリ回憶起當時的事。
「下次出現在大家也在的時候如何?我想大家見到你應該會很高興的。」
雖然稱不上是很了解眼前這個人,不過經過デューク多次的相救,甚至最後也是因為他相信自己而奉獻出宙の戒典的力量才能成功阻止星蝕而得救,ユーリ對眼前這個人是很有好感的,雖然多少導因於デューク個人的經歷而無法更進一步相處,但是ユーリ直覺的相信……デューク這個人絕非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冷漠的傢伙
「我想見的人是你。」還是一如平常那樣淡漠的語氣。
但是僅管如此,ユーリ卻無法平靜的面對這句話,內心猛烈的撞擊了幾下,為了確認什麼似的,他相當認真的凝視著眼前的人。
彷彿感受到ユーリ的視線デューク也轉過頭去跟ユーリ四目相對,儘管是說過那樣的話,注視著ユーリ的臉仍然是面無表情,但是意識到他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ユーリ突然感到有些呼吸不順
「吶~?我應該要怎樣理解你這句話呢?」
壓抑住內心的動搖,ユーリ露出了平常的微笑對著眼前的人提出疑問,但是デューク只是凝視著他,並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眼前這個人表面上仍一如以往的沒有情緒波動,ユーリ卻敏感的發現到有什麼不同……奇妙的氣氛環繞住兩個人之間
「可以碰你嗎?」
ユーリ聽到自己這麼問著,此時他無法想像自己是怎樣的表情,就算沒得到回應,望著那雙紅色的眼眸,ユーリ緩緩的抬起了手掌貼上了眼前的人的臉頰
掌心中的感觸比想像中還溫暖且柔軟,此刻ユーリ相當確信,他們之間的距離似乎有些轉變,デューク微微垂下了眼簾,手背感受的柔軟的髮絲拂過的感觸,讓ユーリ的思考能力罕見的停止運轉
在無法轉移目光的情況下,彼此之間的距離靠得極近,微微感受到デューク吹拂在臉上那微弱的氣息時,唇瓣已經緩緩的貼了上去。
輕柔的吸吮著,原本只是試探似的輕觸,卻是意外的感受到對方同樣輕柔的回應,在幾次交纏後眷戀不捨的離開,只見デューク僅是抬起了低垂的眼,臉上仍然是面無表情。
「一般人可不會這麼被冒犯後還沒有反應啊。」ユーリ露出苦笑自嘲般的說著
紅色的眼眸仍凝視著ユーリ,似乎感受到ユーリ語氣中的懇求,他緩緩的開口。
「我很高興。」
ユーリ如釋重負的露出了微笑デューク原本淡漠的眼,在見了這個笑容後變化成緩和的形狀,儘管是極其細微的轉變,ユーリ仍然感受到了,啊啊……這個人果然是……
「啊!ユーリ!!找到你了!!!
カロル的聲音相當不識趣的闖了進來,站在高處的ユーリ馬上被カロル發現了行蹤,可能是カロル站的角度看不到デューク的身影,他相當著急般的對著圍牆上的ユーリ喊叫著
真是的!不是早就跟你講過幸福市場的カウフマン今天下午要來談委託的事,她人都到了你卻不見蹤影!這樣要怎麼談工作啦~!?
彷彿等不及走到ユーリ身邊カロル站在底下就這麼高喊出聲,緊握在胸前的雙拳表現出他當前的慌張。
「那種事我不在場也可以吧?カロル是首領,你跟她談就好啦。」
ユーリ無奈的說著,儘管カロル已經成長了很多,但是遇到重要的事仍然免不了想依賴ユーリ的判斷,看這情況短期間是無法改善,天生怕麻煩的ユーリ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站在ユーリ身側的デューク臉上微微蒙上了陰影,他轉過身準備離去。
デューク。」才轉過身就聽到ユーリ呼喚他的聲音
停下了原本移動中的腳步,デューク回頭望向身後的ユーリ,視線停留在他臉上那溫暖的笑容。
「下次見。」
ユーリ眼前的デューク微微抬高了嘴角,露出了或許是細微到不行卻又貨真價實的呈現在ユーリ眼前的微笑,幾乎讓ユーリ驚訝到忘了反應,當他回神後,デューク的身影已經遠到即將消失
一定……很快就能再見面吧?
ユーリ望著デューク離去的方向這麼想著
 
 
ユーリ停下了獨自走在林蔭小徑中的步伐,此時一陣微風吹彿而過,葉片一陣撞擊發出了”沙沙”的聲響。
被林木遮蓋住的陽光變成一段段光幕零星散步在眼前,適怡的氣溫跟悠閒的景色讓ユーリ感到舒適而有些意識矇矓,不自覺的抬高了手伸了個懶腰,因為這動作的關係稍微捉回了游離的意識。
ユーリ回頭望向自己過來的方向,早已看不到進來時的入口,此時肚子傳來饑餓的聲響,看來差不多是吃飯的時間了,回顧了一下四周的景色,搜尋記憶中在這附近的小溪流邁開了步伐。
偶然回想起在冒險初期初次踏入這個クオイの森時,エステル因為森林的傳說而害怕的模樣ユーリ嘴角冒出了微笑,對當時的ユーリ來說,任何未知的事物都是讓他躍躍欲試的體驗,因此對於這個森林的感覺從未有過恐怖的印象,否則不會在想獨處時來到這裡,不如說,是放鬆的絕佳地點。
耳邊補捉到細微的流水聲,走了幾步路果然找到了溪流,ユーリ放下了隨身的行李,正一邊盤算著要用現有的材料做什麼來吃時,耳朵敏銳的補捉到微弱的聲響,理應不存在此刻的腳步聲。
胸口浮現一股騷動,他回過頭望向聲響傳來的方向,視野中光影交雜的林徑間,緩緩出現了一個模糊的人影,對方醒目的銀色長髮在光幕的壟罩下發出光芒,讓目睹此景的ユーリ罕見的呆立在場
直到那身影走近到身邊,才感受到對方獨特的存在感,直到對方抬高了原本有些低垂的目光,被那血紅的眸凝視著ユーリ才注意到自己方才失神了
沒有任何話語,彷彿出現在他眼前是理所當然的事。
此時一陣微風吹拂,些微銀白的髮絲飄散至ユーリ眼前,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耀眼的光芒,他才收斂起視線,轉而換上平常的笑容。
「你來了デューク
 
「我來見你。」如同記憶中那低啞卻又飄呼的嗓音。
 
 
 
「我正打算煮點東西來吃呢,你呢?吃飽了嗎?」
蹲下來打開了行李,ユーリ正在翻找確認著需要的食材,雖然他邊動作著邊發出詢問,但デューク卻沒有給他回應ユーリ思索著某種可能性時,抬高了目光望向身旁那個身影。
「你啊……該不會平常都沒有好好吃飯吧?」
面對這個提問,デューク緩緩的避開了ユーリ的視線
「我有吃水果。」
ユーリ凝視著他的側臉,心裡猜測著某種可能。「除了水果以外的呢?」
回應他的又是一陣沉默,ユーリ輕嘆了口氣站起身來
「你啊~只吃水果怎麼夠啊?還在想你一個人怎麼生活……想不到基本的吃飯都這麼隨便。」
想起總是孤身一人的他就這麼隨意的處理用餐的事,忍不住感到有些不捨。
「難怪你看起來這麼瘦。」ユーリ握住了デューク的手腕,抬高到眼前了才發現那叫人意外的纖細骨感,直至視線觸上了那有些困窘的紅眸,ユーリ才意識到自己不知不覺過度親暱的肢體動作,臉頰有些微熱,慌亂的放開了對方的手腕。
「啊……抱歉。」忍不住搔了搔臉來掩飾內心的動搖。
見對方沒什麼反應,ユーリ決定先打破沉默來改變這尷尬的氣氛
「機會難得,我就來做幾道拿手料理讓你嚐嚐吧!」
ユーリ換上了親切的笑容,興致高昂的開始動手料理,期待著デューク吃下去的反應,一邊愉快的製作著料理,基於個人喜好,ユーリ馬上就決定做他自己最愛的麻婆咖哩,期待著讓對方吃著自己熱愛的料理,也是傳遞心意最直接的做法。
「做好了!」
拿起容器熟練的裝盤,冒著熱氣的麻婆咖哩完成ユーリ露出笑容將盤子遞到デューク面前
「我最愛吃麻婆咖哩了,味道方面我可以掛保證,不用客氣多吃一點吧!」
デューク接下了ユーリ的麻婆咖哩,他凝視著手中冒著濃烈香氣的食物,紅色的眼眸閃著光彩,ユーリ看到這模樣露出苦笑
「快趁熱吃吧。」剛做好的料理是這麼稀奇的東西嗎?
デューク拿起舀起部份放入嘴裡,但此時雙肩卻不自覺的抖動了一下,ユーリ因為正在做整理動作而錯過了這微妙的不自然動作,拿起自己的份大快朵頤著,隨後很快就發現デューク吃飯的速度意外的遲緩,才抬眼看到那盈滿了紅眸的淚光。
『該不會……
ユーリ轉身攤開了背包拿出水瓶,到溪邊裝了些沁涼的溪水後遞給了デューク,就見他默默的收下水瓶後毫不遲疑的啜飲了幾口,接著輕輕的喘了口氣,這些行為讓ユーリ確定了他的猜測
「怕辣就別勉強自己了,是我的失誤,沒顧慮到你的口味。」
デューク抬高的手不自覺的一僵,被識破的困窘讓他低下了頭,看到他這麼落莫的模樣ユーリ卻忍不住輕笑出聲
「你也別太失望了,我的拿手料理可還有很多種,不擔心找不到合你口味的,不需要那麼客氣啦。」
ユーリ用著調侃的語氣將デューク吃了一部份的麻婆咖哩拿過去
「正好我今天胃口好,這盤也讓我吃吧,馬上另外做點別的給你吃。」
這麼說著的ユーリ邊動作俐落的拿出材料製作起三明治,沒多久就做好遞給了呆視著他動作著的デューク,在遲疑著的デューク面前ユーリ再度展露親切的燦笑
入口的食物口味清爽但美味デューク的表情不自覺得變得緩和ユーリ可沒錯過這細微的變化,他帶著滿足的心情扒著麻婆咖哩,雖然不能吃著同一道料理有點遺憾,這種想法讓他思考著不加辣的調理方式。
兩人各自遊離的視線碰巧觸及デューク凝視著ユーリ緩緩的開口:「很好吃,相當感激。」
ユーリ看著デューク白細的臉龐,雖然大部份時刻是淡漠得幾乎看不出情感,但只要細心去體會就可以理解這個人不同於外表的坦率表現,一直以來避開人群生活著的他這些面貌恐怕是沒幾個人見過吧?
他知道自己就是他唯一願意接近的人類,這種獨佔的心情讓他喜悅,未約定的狀況下出現在自己面前,然後只是感受對方的存在, 甚至不需要言語傳遞彼此的心意
現下デューク很罕見的放鬆身體坐在草地上,捧著水瓶挺直著身體的模樣既高貴又優雅,顯見他雖然離群索居已久,但仍未遺忘良好的教養。
雖然ユーリ正忙著餐後的收拾動作,目光卻忍不住會追隨著他,デューク低垂的目光讓人看不穿他的思緒,那周身沉靜的氣圍在此時更像是已融入周遭。
此時一個意外的小訪客出現在林蔭間,原本應該棲息在高處的松鼠邊探著頭小心翼翼的接近,ユーリ察覺到牠的時候心想著竟然願意這麼接近人類時,小動物已經飛快的跳到デューク的肩上,親暱的碰觸他細白的臉龐。
デューク顯然對這樣的近距離接觸習以為常,坐姿絲毫不受影響,讓松鼠自在的在他身上遊竄,目睹此景的ユーリ正感到有趣時,另一個較大的物體也倏地靠近。
是一隻有著茶色跟褐色羽毛的鳥類,完全不畏懼的停留在デューク的肩上,還悠然的整理著羽翼。
對於小動物們的親近與騷擾デューク顯然不以為意,原本看似沒有情感波動的表情逐漸變化成細微的笑意,他輕輕的抬起手,小鳥就飛落至他修長的手指上。
ユーリ像著迷般的看著在他眼前的デューク,這彷彿極其自然的接觸讓他感到興趣,一直以為デューク孤身一人,直至此刻才曉得,他跟野生動物們是如此親近,因此屬於人類的孤獨並不存在於他的身上,那獨特的氣質顯然備受野獸們的喜愛。
ユーリ意識到自己比動物們還不適合出現在此地的錯覺,雖然不需要特別驚擾到デューク跟小動物們的交流,但他仍忍不住帶點惡意的打破沉默。
デューク。」
聽到ユーリ輕喚的デューク將視線移至他身上,目光碰觸的同時,ユーリ狀似喜悅般的微瞇起了眼
「我也可以像牠們一樣碰你嗎?」
デューク似是受到動搖的微睜大了雙眼,在ユーリ滿懷興味的凝視下,他微微的偏過視線,臉頰上浮現幾乎不可見的微紅。
「可以。」
ユーリ站起身輕拍了拍膝上的雜草,在他隨後接近的動作前小動物們連忙奔離兩人,當他蹲坐在デューク的面前時,兩人的視線正好相觸,デューク抬高的視線仍看不出情緒,但被凝視著的ユーリ感到有些緊張
抬高的手掌貼上了微熱的雙頰ユーリ的視線停留在緊閉著的雙唇上,他已經品嚐過一次那個軟嫩的感觸,ユーリ低下了頭,輕輕貼上了那雙唇瓣。
手指磨梭著小巧的耳垂,ユーリ試探性的吸吮著那柔軟的雙唇,當他意識到デューク微熱的氣息時,胸口好似受到撞擊一般,微側過臉讓唇瓣更緊密的連結在一起,炙熱的舌趁隙闖了進去。
感受到懷中的人有些退縮,ユーリ確執拗的緊纏住內側的舌,有些放肆的糾纏著,而手掌更大膽的探入柔軟的髮絲內,輕輕的扶住了形狀悠美的後腦,這帶點束縛的動作讓被譴捲著的唇失去了逃離的退路。
ユーリ不忘放開雙唇給對方些微喘息的空間,但隨即又不斷烙上輕重不一的親吻,直至對方像討饒般的將手指貼上了他的胸膛才意猶未盡的放開了他,在兩人仍貼近的視野中,ユーリ瞧見了對方明顯變得濕潤的紅眸,其中似乎浮現了迷惑的光彩。
被打亂著的呼吸讓ユーリ忍不住感到一陣心驚,眼見任由其發展可能會有些失控,ユーリ鬆開了讓他眷戀不已的臉龐
兩人之間充斥著尷尬的氣圍,禁不住避開デューク視線的ユーリ感到動搖,他確信著自己有著對方唯一的信任,在這前提下做出過份譴越的舉止是很失禮的,只是……這一點也同等的考驗著自己的理智,對彼此之間的關係產生動搖。
ユーリ一向確信自己的直覺,憑照著本能行動著,但是眼前的人顯然是個特別的存在,對彼此都是……
這種心情反而讓他罕有的裹足不前,不想破壞這層關係,但又不願意只是安於現狀,察覺到其中的迷惑與矛盾ユーリ難得的陷入迷茫
ユーリ沉默著思考的時候デューク移開了視線緩緩站了起來,注意到他望著遠處的目光,ユーリ隨後也站起身來
「要走了?」
聽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